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挨饿的滋味文学常识www.hlmsw.cn,哈辛考尔,二十世纪少年吉他谱,四川女子特警队雷敏,观月初新传,444pppp

时间:2021-04-05来源:现代文学网 -[收藏本文]

    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没人会相信:1958年大办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的时候,我把一个咬了一口的窝头随手扔进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谁想到1960年挨饿的时候,每当我经过那个仓库,便身不由己地把脑袋伸进黑洞洞的窗口,看一看那个窝头还在不在……
    那时候,我刚考上中学,由于学校离家较远,便在学校食堂搭伙。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是肚子总是饿得猫抓一样地难受。于是我便采用 “后娘打娃── 三顿沓一顿” 的战术,早午晚三餐一顿扫光。这样虽然能勉强吃上一顿饱饭,可是下一顿却要一分一秒地苦熬上24个小时,经常把人饿得半死不活。
    生物课上老师提问:“鲸鱼是什么类动物?”
 &癫娴病吃中药效果好吗nbsp;  我们回答:“鲸鱼是馒头类动物。”
    音乐课上老师教唱:“花篮里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
    我们学唱:“花篮里卷儿香,让我来尝一尝……”
    俄语课上老师提问:“嘎卡娃沙发米里亚(你叫什么名字)?” 文学网
    我们回答:“雅古沙尤,雷斯伊巴布什卡(我要吃馒头和大米饭)。”
    美术课上老师教我们画风景。
    我们在下面画食品:画一盘垒得高高的馒头,画一碟香甜可口的月饼,画一只冒着热气的烧鸡,画一碗香气四溢的扣肉……一边画一边流着口水,画癫疯能治的好吗得简直比真的还像。
    每到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们的屁股下面就好像埋上了地雷,一手抓着饭碗,一手捏着饭票,只听得下课铃声一响,便一个个像冲锋陷阵的勇士,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向食堂冲刺。饭一到手便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有一回,一碗热气腾腾的馓饭刚接到手,我便饥不可待地吸溜一大口吞进胃里,差点儿没把胃给烫熟了……
    那时候粮站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月20号揭不开锅的居民便可以提前购买下个月的口粮,美其名曰:“截粮”。可是因为家家户户都揭不开锅了,所以这一天师生们几乎都去“截粮”了,教室里便空空如也。
    有一天老师来我们班上课,发现教室里没几个学生,可这一天并不是“截粮”的日子,他便去找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满校园搜寻,最后在操场的麦草堆里搜到了我们。原来学校长春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买来几大垛麦草准备盖房子,也不知是那位“天资聪明”的学生忽然发现麦草堆里居然还能拣到麦粒,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我们都钻进麦草堆里像拣珍珠一样拣起麦粒来。有的同学一边拣一边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结果把肠子给粘住了,疼得抱着肚子在麦草堆里打滚…… wwW.hlmsw.cn
    我们的副校长是一位老红军,享受学校的特殊待遇。每当开饭的时候就由炊事员端着盘子去给他老人家送饭,有时候是蒸馍炒菜、有时候是鸡蛋面片、有时候是糖油酥饼、有时候还是炸酱面……真能把人给活活馋死!馋得我真想奋不顾身地冲上去……
    一个周末的傍晚,我饿得前胸贴着后背,拖着像面条一样绵软无力的双腿向家里走去。自从上一顿“后娘打娃”以后,我已经24小时水米未沾了。忽然,我闻癫痫病需要复查吗到一股子玉米面的清香,抬头一看,前面有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馓饭,上面还放着一个金灿灿的玉米面窝头,看样子是刚从食堂打回来的。我咽了一下口水,就像是被磁铁牢牢地吸住了似得紧跟在小姑娘的后面。我回头张望了一下,巷子里正好没人,我咬了咬牙,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把抢过那个金灿灿的玉米面窝头,一边跑一边就往嘴里送……
    哇的一声,我身后传来了小姑娘撕心裂肺的哭声……
    一晃四十年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位小姑娘也不知现在何方?每当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的脸就不由地一阵阵地发烧……
    我多么想给她当面道个歉啊!
WWW.HLMSW.CN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