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夜访泰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现代文学网 -[收藏本文]

终于来到了泰安,终于可以拜访仰慕已久的泰山。

如今登泰山也做到了化。乘车可到中天门,再向上还有索道,以至于上一次山就像到顶楼的家喝啤酒一样方便。可是,那样到了山顶却不到攀登的挑战和成功的喜悦,更不了品味五岳之首那壮美与神圣的期盼,心里一定会留下许多遗憾。

此时恰逢七月。泰安城骄阳似火。一眼望去,山路上热浪蒸腾,联想到那十八盘的陡峭险峻,无法不让我们这些爬冰卧的龙江人望山兴叹,不知如何是好。

里登山会是怎样?清凉,又别有意境,黎明还可能看到日出。我的这个主意最好,立刻得到了业臣和小郑的认可。当下,我们决定动身,来个夜访泰山。

兴奋使我们无法入睡,刚到十二点,便悄悄地出发了。( 网:www.sanwen.net )

街道的路灯放射着柔柔的光,数不清的小虫在灯影里尽情飞舞着。正如我们的希望,泰安城微风习习,清爽怡人。向北望去,泰山雄伟依旧,黑黝黝地耸立在天地之间。哪里是要去的顶峰?仔细寻找,只有半空中隐约显现的几点灯光。那光亮一眨一眨的,几乎与星光一样,似乎十分的遥远和神秘。

难得的清凉和登山的激情着实让人兴奋,说话间就到了山门。一道高高的门槛分离了大山和城市,刚刚迈进十几步,就像撞进了一道黑幕,猛然间,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心头不由得一紧,我掉进黑洞了么?

面对满目漆黑,三个人既说不出话也不敢走动。然而就在这暂短的十几秒之后,虽然模糊但却看到了一点景象。原来,眼睛渐渐适应了:云并不浓厚,还有残光,再有手电筒的帮助,山路可以确认的!

鼓起勇气,迈开双腿,我们便融进了夜的泰山里。

大山里的夜黑得浓重而深沉,无不给人以压迫的感觉,但时时又令人感到从未有过的新鲜和刺激。平日里的树木此刻就像一堵伫立的高墙,又像是帝王出行的卫队,无声地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旁逸斜出的枝叶给道路留下了似是而非的图形,那婆娑的影子就像中爷爷讲过的一段段神话传说。耳边只有微风吹过的声音,以至于可以听到的心跳。偶尔从远处传来的一声鸣,更使寂静的山谷平添了几分宁静和悠远。一切都沉入了真实与虚幻之间,人就像游荡于一个长长的境里。

我不禁心生得意:神奇就在山中,美景就在身旁;今晚,没有灼人的热浪,没有纷杂的干扰,我且要尽情享受这高山流水、松林生风的天儿童得癫痫病能治好籁之韵和朦胧美妙的泰山好了。

山顶的灯光就像顽皮的,利用浓密的树冠和多变的山势与我们捉起了迷藏。就像没有吃到秋蟹却喝到了茅台,偶尔看到一回的天空总有意境:有时是镶着纱边的云,有时是隔了纱帘的月;有时云像船,有时月像帆……虽然它们不是我今晚的追求,但诗一样的景致到什么时候都是照样醉人的。

前一个小时里,山路较为平缓,一行人如同散步一般。过了斗姥宫,山势开始明显变化。拐过一个山脚,前方突然传来了水流的喧哗声。我不禁心头一振,著名的“三潭跌瀑”是这里么?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再听,真是水流飞泻的声音。虽然无法接近,但我似乎看到了那翠绿之中一带白而闪亮的水流,在陡峭而鲜润的石崖上跳跃,那飞溅的水花在空中散开,为墨绿的山涧舞动着七彩的光辉。听着瀑流入潭的拍击声,就像水雾飘落到了身上,让人平添了一层清凉。一阵山风吹来,那瀑流的声音居然变得高低有致、纷纷扬扬。“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忽然想起了俞伯牙。一定是他在那里抚琴吧,对面还坐着那钟子期。你听,那叮咚作响的旋律,刚才还是“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这一会儿,却是“犹报琵琶半遮面”、“大珠小珠落玉盘”了。其实,俞伯牙真的来过泰山。《列子》记载:“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止于岩下,援琴而鼓之,为露雨之音,更造蹦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你看,从古到今,这里就是这样的令人神往!要不是小郑催我,我真的有些不愿离开了。

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中天门。高高的一个石坊,居高临下而又好奇的看着我们,几分钟后,在它的目送下,我们已经上到了更高的地方。

过了这难分难舍的一程,山路反而有些平缓。那瀑布飞泻的声音还在耳边回饶,远处却又响起了海浪的涛声。这里是高山,怎地会有大海?哦,这声音对于我这样一个生长在山区的人来说并不陌生:那是风在吹动树林,就是所谓的松涛或者林涛的声响。我不禁想起了代京剧《林海雪原》。在无尽的雪野中,杨子荣跃马扬鞭,在“朔风吹、林涛吼”的白山黑水之间疾驰。今天在我的身旁,无际的绿浪如潮水般在群山林海中连绵起伏,那阵势应当是极其壮观的。这一会儿恰好又一次钻出云层,呀!那森林居然就在我右下方的山谷里,墨浪起伏、连绵无际;再听那涛声,感觉就像立体声耳机中的交响乐,声音就在眼前奏响,由远及近,以至于近得让人触手可及;又由近向远,那收势的尾音甚至把你的耳朵带到了山的那边。

山顶到底还有多远呢?不会耽误观看日出吧。接连几次往上望去,居然都没有见到那期盼的灯光。哪儿去了?莫不是被哪位先人借走,趁着西安儿童癫痫医院夜色修整他当年的题字去了吧。每当这样胡思乱想时,再看那黑影里,就好像真的有人似的:有站的,有坐的,还有躺卧的。那遥遥晃晃的当是李白了,烂醉之中,还在抒发着“凭崖望八极,目尽长空闲”的浪漫情怀;树影下的那一位就是张鹏翮了,刚刚一觉醒来,独自欣赏着自己当年的“谁能欹枕清风夜,一任槐花满地香”的潇洒题词。那是谢灵运,这是刘禹锡……,路旁的黑影变化无穷,所以可以由我随意想象。如果真是一个人在山里夜行,如果这个人真有这个胆量的话,得到的感受一定不是我现在这样的轻松,应该是头皮发麻,还有后背发凉。突然,静静的山林里的传出了隐约的说话声。子夜时分、山高林深、古刹奇松,莫不是真的有精灵存在?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几位同路人。听声音像是几个学生,中间还有一位外国人。看来,志同道合者还是大有人在。

不知走了多久,迷蒙中感到山路陡了起来,每走一步都觉得头顶就要和前边人的脚跟相碰,有一段简直和竖起的梯子差不多。这是天梯吧?如果就这样一直登上去,该能摸到月亮了。一隙照来,我猛然发现眼前的台阶似乎就离我的鼻子不远!不用怀疑,这里就是十八盘。《泰山图志》中“磴道盘空,朝天有路”两句,所表述的一定就是这里的情形。不亲自攀登十八盘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这两句话的真正含义的。登了这么高了离那山顶的灯光该是近了吧,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谁敢在这样陡峭危险的路段环顾其他呢?只有低着头手脚并用向上攀爬。在剧烈的心跳中,终于登上了一个平台。居然这里还有着好多人。在舒心地大喘了几口气、稳一稳心跳、确认脚踏实地后,抬头寻找那几点山顶的光亮,——头顶星空朗朗,哪里还有什么灯光存在!我一路向往的那几点光明哪里去了?莫不是……我赶紧四下里找去,一座门楼出现在眼前,打开手电筒近前细看,石梁上几个字清晰可见——“南天门”。嘿!原来这里就是山顶!这里就是东岳泰山的山顶!

啊!我已经登上了泰山!

回身向下望去,偌大的泰安城此时变成了一只淡黄色的香蕉。而山间呢,墨海一般深不见底。想到那陡峭的山路、无际的林海都已被我踩在脚下,一股豪气从心底油然而生。于是敞开胸怀,尽情地享受山风的清凉和胜利的喜悦:就像从骄阳下跨进了清凉的房间,舒服惬意极了;又像比赛赢得了胜利,在心里为自己骄傲。禁不住又想起那几点灯光来,它们到底在哪里?四下找去,却发现在山下看到的和星星一般高的光亮儿原来就在前面不远的几所房子上。走上前去,看到的就是一个灯伞罩着一个灯泡,和工地里的电灯并无二样。不过,也绝非一般,它毕竟是为泰山照亮的灯光,一定也有着泰山的灵气。不癫痫病的症状有那些是么?今晚,就是它给了我方向,给了我动力,将我从黑暗里引导上来,帮我把心里的目标变成了现实,我真的你,你就是我心中的泰山明珠。休息了一会儿,气也匀了,汗也消了,看看已过了四点半,就随着众人租了棉大衣,来到崖边,相互提醒着,小心地寻得了一处观看日出的有利地形。

四周依旧是夜色茫茫。月亮不见了。星星却都露出脸来,个个亮亮晶晶的,好像就挂在眼前或头上不远的地方,看上一眼就会让人想起李白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诗句来。周围偶尔的一闪红亮儿,那是游人点燃的香烟,烟头的亮点儿和星光相互辉映,显得十分的勉强和滑稽。再细看那些星星,越发觉得比平常大而明亮,就像散落在砚台里的水银,在骄傲地点缀着如墨的天空。我想,有了砚台有了墨,再以大地做纸,只要太阳过一会儿起了床,用它那无形的大笔蘸饱海水轻点朝霞,尽情挥洒之下,一幅江山尽染的巨卷也就画得了。山顶的风真大。虽然裹着棉衣,但还是让人感到寒冷,“高处不胜寒”的就是这样得来的吧?不过,这风真的有些特别,它特别的、清爽,没有一丝的灰尘,没有半点的杂味。是从那儿来的呢?要我说,此风只应天上有。这时若再飘来几许香气,那一定会让人想到天宫的瑶池仙境。好像游人都是这样在遐想,说话都是低低的声音。“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该是说的这里吧?

收回云游的思绪,集中精力东方的日出。就在把眼睛都看疼了的时候,我发现了东方天边的一个地方似乎有了一丝的变化。是错觉吗?眨了几下眼睛细看:那是微微的光,这光可能是由于太弱,它还无法显露自己的颜色。不过,它在默默地演绎希望——过一会儿就有了新的变化——看一眼时它变长,再看一眼又有些变高,继续再看时又有一些变红。这时的红色是那种被锻打待凉的铁块一样极深极暗的黑红,进而是稍红、紫红、淡红,无人能计算出颜色变化的分界点,注目再看时它已经变成了鱼肚白。黑暗顶不住光明的进攻,一步步向后退去,眼前的天地开始复明。回身向后望去,身后依然夜色如初,与眼前的景象恍如两个世界,两边天空一明一暗同时出现在同一时刻,叫人由衷地赞叹大自然的无穷神力。不敢有半点的疏忽,太阳还没出来呢。于无声无息中,天色又亮了一层。是回避即将升起的太阳吧,风停了,星也隐去了。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俨然魔术大师的惊世一挥,那鱼肚白的中间已经拱出了一个黄红色的圆边,这是太阳么?在游人的一片“是”与“不是”的猜疑声中,它向上鼓了几下,露出了自己淡红色的圆头顶。“太阳出来了”、“太阳出来了!”伴随着一阵低低的欢呼声,照相机的灯光闪成一片。这时的太阳升得极慢,是舍不得那暖暖的睡床吧,还粘粘地裹着一条红齐齐哈尔癫痫康复中心,去哪找色的被子,整个一个孩儿赖床般可的样子。这时的太阳最为好看,本来是圆的,可现在却是半圆,到了该是圆的时候,又变成了一个扁圆;明明已经腾空的样子了,可是身子还是黏着原地,似乎被饴糖粘住了。也不知是被谁推了一把,它突然地一跳,这才悬在了空中。一定是在东海沐浴了吧,身子是那样的干净,就像浮在青瓷碗中的蛋黄,圆润、水灵、几近透明;又像怕见生人的小儿,低垂着眸子,羞涩地回避着众人的目光。而它那脚下也是十分的精彩:一片粉红色的烟波在舞动,如波涌,似火焰,更像万面红旗招展。这时的山峰虽褪去了夜色,但黛墨尚有、绿色不明,这景象不就是李时勉的“晨霞浴日千峰紫”么?再看身旁的游人,都一一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辉光,如同仙人现身一样。再往下看,这一看让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我们正坐在一块悬空的巨石上,下面就是黑腾腾的万丈深渊!不到十分钟,太阳已彻底的醒了,挺起了十足的精神,把刺眼的光芒向四下里射去,顿时,光明洒满了天地之间。

嘴里嚼着面包,双脚却被远处绮丽的景致吸引。站在玉皇顶四下里望去,北边的黄河就像一条滑亮的丝巾,那是玉皇大帝赐给泰山的授带吧?而刚刚升起太阳的东边呢,也是接天连地光闪闪地一片,我想,那里应该是我们浩瀚的黄海吧。回到南天门,极目望去,心里又是一亮:无边的蓝天就在眼前,叠翠的山峰依次伏在脚下。那险峻的十八盘也收起了威风,就好像一条等待朝拜的长龙静静地卧在天门之外。毫无疑问,那千古敬仰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所在,非此莫属。阳光下的群山中,片片白云如玉带般在山腰飘荡,这里真的是人在天上,云在身旁,无不给人以一种我欲乘风归去的飘飘欲仙的感觉。伴有朝露的空气更加湿润,吸上一口便教人神清气爽。这一切,无不令我激情澎湃,想歌唱,又想吟诗,正是“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

下山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沉浸在无法退去的兴奋之中。在离开泰安的头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又一次来到山脚下。巍峨的山峰在下泛着金色的光辉,给下山的每个人都罩上了一层灿灿的灵光。看着一个个本该是疲惫但却是充满兴奋的脸庞,我的心里突然一亮:汉武帝在形容泰山时为什么一连发出了“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骇矣!”八个感叹,为什么有那许多帝王、名儒不惜千里劳顿登临泰山,并且争相留下题字、诗文,为什么泰山具有吸引天下所有中国人前来朝拜的巨大魅力,其中的原因就是:这与日月同辉的泰山有着集天地之运的超然大气;这与天地共存的泰山保佑着中华民族国泰民安。

九七年七月二十日夜记于山东邹县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