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梦回拉萨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现代文学网 -[收藏本文]

昨天里,又一次回拉萨,这样的每隔一段总要出现一次,数不清有多少回了,是日有所想,夜有所梦呼?否,我和它萍水相逢,只是在三年前匆匆一游,此后再没去过,平日也难得一想,为何它总是惊扰我的清梦?难道冥冥之中 ,前世的我是一个多情的种子,在这世界最高之城,有一段缠绵悱恻,没有结果的恋情?我欠拉萨一个约会?

在梦里,有时是爬不尽的大山,重重叠叠,一眼望不到头,就在累得精疲力竭,心生时,拉萨城突然出现在眼前;有时是在拉萨城里转,挤挤挨挨的人群,逼仄幽深的小巷,走着走着,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怎么也转不出去,急的发力喊,梦就醒了;昨天夜里的梦则是先坐飞机到了一个小镇,住在一个奇怪的旅馆里,我外出转了转,发现四周山拔地而起,直冲云霄,我想,这回雪山有的爬了,偏偏脚下和踩了棉花糖似的,晕晕乎乎,我告诫自己,这已经身在高原了,一定要慢走,慢走。

之所以连在梦里都这么告诫自己,是因为高原给过我们一个教训,在开车从林芝到拉萨的路上,要经过海拔5032米的米拉山口,翻过这座高山,前面就是一马平川,拉萨城近在咫尺。到了山口时,停车,近距离去欣赏美若仙境般的蓝天白云,走得急了些,心里突然慌慌的,脚软软的,有一种无力感,赶紧上车,大口的喘气,慢慢让呼吸平静下来,倘若晚回来一会,估计就会头晕恶心,难受得如倒醉一般了。

忘不了三年前那次西藏之行,梦中的情景和现实有些相似,也是在跋涉了一天后,在薄暮时分到达了拉萨城,汽车颠簸着,高原反应让人昏昏欲睡,经过最初的兴奋后,对周围有些荒凉的已变得麻木不仁,汽车转过一个弯,又转过一个弯,暮然,山脚下,一座城市浮现在眼前,仰慕已久的高原之城到了。天穹下,暮色四合,万家灯火,布达拉宫灯火璀璨,金壁煌煌,像一座中世纪的堡垒,高高的屹立在城市的西北边,拉萨河流水潺潺,玉带一般缠绕着整座城市,四周群山环绕,皑皑白雪覆盖在山顶,终年不化,一座有着汉白玉栏杆的大桥连接着拉萨与外界的交通,也连接着世俗与宗教,空气中氤氲着一种神秘的气息,我激动万分,仿佛穆斯林到达了圣地麦加,犹太人到达了哭墙前,一种久违的神圣感油然而生,对拉萨,我有些顶礼膜拜了。

一、西藏之宗教篇

去西藏是朝圣之旅,到了那里当然不能不去大昭寺和布达拉宫了。( 网:www.sanwen.net )

大昭寺始建于公元七世纪中叶,是藏王松赞干布为了安放其王妃-尼泊尔公主从加德满都带来的释迦摩尼八岁等身佛像而建,是藏传佛教信徒朝圣的终点,也是他们心中的圣殿和中心,和内地的许多著名寺庙相比,大昭寺显得有些狭小,阴暗,土木建筑,回型结构,上下三层,一楼的房间分别供奉着释迦牟尼、莲花生、宗喀巴等神像,神像周身镀金,前面一排排的长明灯,不息,不断有人来加清油,空气中有一股浓浓的膻气味,据说藏民一生最大的愿望是来给释迦摩尼镀金身,也就是将一生积攒的财富化作金粉,层层包裹在释迦摩尼像身上,所以我们看到的释迦摩尼大都丰满得有些臃肿,而那些家庭比较贫困的藏民则选择来给神灵前的长明灯一遍遍添加清油,信仰的力量是巨大的,藏民的世界我们永远不懂。朝拜的人群潮水一般涌来,我们根本无暇驻足细细观看,只是随着人潮移动着,不时有虔诚的佛教徒激动得匍匐在地,场面更加凌乱,但很少有人喧哗,大家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左右着,主宰着,专注而又安静,对藏传佛教我一直保有敬畏之心,它是那样的博大精深,即便一个得道高僧皓首穷经,毕其一生也未必能窥见一斑,何况我们这些俗人,我学着佛教徒的样子,嘴里默念着六字真经,“唵(ōng)嘛(mā)呢(nī)叭( bēi)咪(mēi)吽(hōng)“一遍遍祷告着,祷告着。

在大昭寺前的广场上,贵阳癫痫病怎么治,中医这招很管用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他们有的是远道而来的牧民,带着简单的行李,衣衫褴褛,风尘仆仆,有的是全世界各地来的信徒,衣着光鲜,神情肃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人面前铺一毯子,从早到晚,几十天如一日,在大昭寺前重复做同一种动作,站起,双手并拢,向神祷告,嘴里默念六字真经,跪下,将身体展开,五体投地,他们神态专注,神情安详,视外界的嘈杂与热闹于无物,跪累了便起身,左手拿着佛珠,右手拿着转轮,沿着八角街一圈圈走,一圈圈转,外界看他们呆呆痴痴,其实他们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无比与强大,反而对我们这些没有信仰的汉人嗤之以鼻。

八角街,一个传说中很神奇的地方,作家马原曾经在拉萨长驻,他的中对八角街有过多次或浪漫、或神秘、或煽情的描写,其中有一篇写到,早晨的八角街肃穆而凝重,一对将要启程天葬的队伍沿着八角街静静的转圈,为逝者做最后的祷告,天葬完后,逝者身上有价值的饰物如天眼石,戒指,项链等又会被天葬师带到八角街贩卖,作为给自己的酬劳,从而完成一个循环,所以在西藏,在拉萨,天葬师是一个利润很丰厚的职业,但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从业者已变得越来越稀缺,据说拉萨最有名的天葬师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目前住在北京。因为有了这些传说,我对现实中的八角街格外关注,但真正行走在那里,却没有任何神圣感,嘈杂拥挤的人群,狭窄混乱的小巷,沿街叫卖各种货物的小贩,一切都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的烟火气,和内地的集市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有着庞大的转经队伍,他们从早到晚,围着八角街一圈圈走着,转着,世俗与神圣,今世与来生就这样水乳交融,无缝衔接般的结合在一块。

布达拉宫,一座新闻联播中每天都会出现的西藏地标,一座在藏民心中不亚于大昭寺的神圣宫殿,一座夜幕笼罩下灯火辉煌,周身散发着王者之气的宫堡型建筑群,在的带领下,终于得以一窥它的真容。这座宫殿始建于七世纪初,是松赞干布为迎娶中国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尺尊公主而建,后来成为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殿分红宫和白宫,依据外墙的颜色而定,红宫是历代达赖的灵塔,白宫是达赖喇嘛办公和起居的地方。

行走在里面,如果不是导游带领,几乎没有人能走得出来,里面盘旋往复,曲径通幽,999座房间环环相扣,暗通款曲,出了一道门,又进了一道门,有的豁然开朗,形若中庭,有的狭小逼仄,宛如幽室,同样的结构,不一样的布局,重床叠屋,挤挤挨挨,迷宫一般,而且里面和外面宛若两个世界,外面阳光明媚,语花香,里面哪怕是白天也要点燃长明灯,昏暗陈旧,再加上各种造型的金刚、菩萨、喇嘛等,仿佛进了冥界,因为空气久不流通,室内弥漫着说不清的气味,这样的地方别说呆一辈子,哪怕一天我都会受不了,看来达赖喇嘛也不是谁都能当的。

瞻仰红宫的达赖五世灵塔时,我大大的震撼了一下,塔高14.85米,周身用黄金包裹,并镶满各种珠玉宝石,建造中耗费黄金11万两。在拉萨珠宝店里售卖的天眼石,小小一块就要几万,几十万,而灵塔身上的天眼石大的如拳头,小的也有鹅卵石大小,镶嵌得密密麻麻,说它价值连城一点都不过分,其他灵塔虽然不及五世达赖这么显赫,但也金玉绕身,据说在整个布达拉宫,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了,此言不虚矣。藏民虔诚,一心向佛,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所有在现世所得到的,临走时都还给了菩萨,和我们汉民的贪婪、自私、恐惧形成鲜明对比。

二、西藏之风景片

到了西藏,除了感受藏传佛教浓浓的信仰之情外,其实,西藏给我们更大的还是视觉上的冲击和震撼,雪域高原,海拔在四五千米之上,离天是那样的近,有一些风景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神秘的西藏处处给我们以惊喜。

在从成都飞往林芝的途中,我临窗而坐,正好可以俯瞰阳光照耀下的川藏大地,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山,排山倒海般,波涛汹涌般,前赴后继,一次次映入我的眼帘,让我头晕吉林癫痫医院哪家有名目眩,目不暇接,山高到极致,已望不到山顶,山顶的白雪和天上的白云交相融汇,如梦似幻,那一刻,我真的海上有仙山,徐福带着五百童男童女不是去了日本,或许正是去了这样神秘莫测的地方,在稍微平缓的山坡,有大片的绿地和成片的森林,绿地上如茵,零星的房屋点缀其中,如果能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估计那就是陶渊明老前辈所向往的世外桃源了。

两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平稳降落在林芝机场,一下飞机,周围的景色就如同我以后梦境中反复出现的一样,四周高山拔地而起,气势雄伟,突兀而令人震撼,陡峭而使人压抑,山上各种树木郁郁葱葱,蓬蓬勃勃,空气中负氧离子极多,仿佛进入了原始森林,吸一口沁人心脾,天气有点阴沉,太阳隐藏在云层中,不时露个小脸,虽然是盛,但气温却有些低,山风袭来,凉意顿生,早上在成都还穿着短衣短裤,到了这里忙不迭的换上长衣长裤。

上午去游览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汽车穿行在茫茫林海与层层大山间,翻过了一道梁,又过了一道弯,不知道走了多久,一条大江突然横亘在眼前,江水浑浊,江流奔涌,两岸高山耸峙,壁立千仞,山上树木葱茏,枝繁叶茂,半山腰处五色经幡彩旗一般,随风飘扬,站在江边,哗然有声,山风吹来,虽然有强烈的阳光照耀,仍然感觉到丝丝寒意,神圣的雅鲁藏布江到了,曾经在教科书上无数次耳熟能详的地名,一旦身临其境,我竟然有种不真实感。这就是那条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北麓,流经中、印、孟加拉三国、最后入海于洋,被藏族人民视为“摇篮”和“河”的大江吗?下探到江边,掬一杯江水,我久久的凝视着,这杯水来自喜马拉雅山冰川,融化为涓涓细流然后汇成大江大河,在高山峡谷间狼奔豕突,不知经过多少曲折,多少磨难方流到这里,然而这里并不是终点,它们志存高远,还要一路飞奔,绕过喜马拉雅山流向温暖的南亚次大陆,流向广袤的印度洋,那里才是它们最终的归宿,我们今天有缘在这里相逢,然后各奔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都是天地间匆匆的过客,李白所言:“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诚不虚也!

返回的路上,我们始终围绕着雅鲁藏布江转,高原空气清冽,阳光明媚,天空如洗过一般干净清爽,明净如镜。大江两岸有时是巍峨的群山,有时是平坦的堤坝,江水漫漶,滋润了周围大片的滩涂,草原由此而生,成群的牛羊悠闲的漫步,各种野花竞相开放,在的西部荒原,纤细的花朵显得那样鲜艳,那样落寞,那样,那样无助。天高地远,大开大阖,突然,一道彩虹出现在远方,横跨在群山之间,山中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半空中赤橙黄绿青蓝紫,争奇斗艳,此情此景如同仙境一般,河山之壮丽远非言语可以形容,也只有寥廓、雄浑、博大的西部才配有如此美轮美奂的景色,蜗居在城市一隅的人们将永远无暇见到,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中有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借助化的交通工具,我们终于有幸到了险且远的地方,但要说我们就是有志者,那就有些恬不知耻了。

第二天动身去拉萨,从林芝一路上行,五百公里后到达西藏首府。这一路的景色更是移步换景,美不胜收,七月底正是西藏最季节,野花盛开,植物茂盛,空气清新,温度适宜,人的心也如野草般充满生机,想摆脱一切羁绊放飞而去,车行走在谷底,与尼洋河并伴而行,时而流水潺潺,浪花飞溅,时而飞流直下,轰然有声,水边灌木丛生,枝桠横斜,两岸高山如两道天然屏障,将道路紧紧包裹,山上云松,红杉等树木挺拔茁壮,葳蕤茂盛,蓝天之上白云苍狗,互相追逐,骑自行车进藏的驴友三五成群,络绎不绝,他们大都是在校读书的大学生,利用暑假时间结伴而来,时而奋力前行,时而在风景处驻足留影,欢声笑语处处可闻,如画美景时时可见,如果要问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在哪里?我认为就在这里了。

三、西藏之美食篇

西藏最诱人的岂止是风成都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景,西藏的美食同样让我过目不忘。

在进藏的第一天,在林芝地区所在地八一镇,我们吃到了一种特殊的美味,鲁朗石锅鸡,鸡的做法并不独特,但它的辅材别具一格,是用林芝当地特有的蘑菇,山菌以及手掌参等天然食材做辅料,配以野生土鸡,用富含各种矿物质,出产于墨脱,学名叫“云母石”的石锅细火慢炖,熬出来的汤带有淡淡的药香味,尝一口能鲜到骨头里,记得我们每个人都喝了好几碗,反倒是鸡肉成了陪衬,并不太受欢迎。

还有一种美味叫藏香猪,车行走在西藏的山间公路,有时穿街过巷,经常看到一只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小猪摇头晃头,大摇大摆的跑出来横过马路,根本不惧车辆,我问导游,他们不怕被撞死吗?导游告诉我们,囿于海拔高的原因,这种猪长不大,两三年也就二十来斤,卖的时候也不按斤卖,按只,一只一两千块钱,藏民巴不得你把它撞死,撞死就得按整只买下,因为长得仔细,这种猪特别美味,比内地的猪不知要强多少倍,导游的话勾起了我们的馋虫,见目的达到,导游慢悠悠的告诉我们,她在拉萨认识一个做藏香猪的,特别好吃,到时候带我们去吃。

到了拉萨第二天晚上,我们迫不及待的去了,这是一个露天大排档,类似济南烧烤摊,自助餐性质,每人三百元,可以品尝到藏香猪,藏香鸡,藏香鸭,烤全羊,尼洋河的鱼这五大件,至于炒菜之类的品种很少,好像只有酸辣土豆丝,另外青稞酒随便喝。西下,凉风送爽,正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我们惬意的坐在餐桌旁,看着夜幕下的拉萨城,品尝着这一道道美味大餐,藏香猪确实美味,但只给上了一小盘,每人尝了两块,还没咋摸出滋味就没了,其他倒是随叫随上,但味道和藏香猪差远了,记得那天肉吃的不多,但尼洋河的鱼倒要了好几盘,尼洋河属于高原冷水河,鱼长得特别慢,味道格外鲜美,另外,青稞酒味有些清淡,和啤酒差不多,但度数高,碍于担心高原反应,没敢多喝。

至于当地藏民的饮食,好则好已,但我们吃不习惯,在去拉萨的路上,导游特意安排我们去了一户藏民家里,品尝藏民特有的风味小吃,记得有酥油茶,奶酪,糌粑等,碍于礼貌,我们分别尝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唯一好吃的是用清油炸的面食,类似我们的麻花类,我连着吃了好几个,临走时还和藏民家中那位小姑娘合影留念,小姑娘怯怯的,颧骨上明显的两撇高原红,室内光线有些昏暗,小姑娘拘谨的站着,我则使劲挤出笑容来,看起来傻傻的,事后想想,这样的合影也没多大意义,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

拉萨城里的饭店大多是四川人开的,菜品当然也以川菜为主,不仅仅是饮食,出租车,导游、物流等等,几乎所有的服务性行业都被川人占据,这是因为四川进藏有先天之利,而且川人能吃苦耐劳,勤奋肯干,反倒是当地藏民很少见到,除非到大昭寺和八角街一代。在拉萨城唯一一次喝高了也是在川菜馆,那是一个部队的请客,拿了四瓶衡水老白干,好像是四十六度,我说不敢喝,怕有高原反应,朋友以过来人的语气告诉我,“喝点喝点,不喝睡不着觉”,结果这一喝就喝了接近一瓶,当天晚上回去倒是呼呼大睡,可第二天去纳木错却头重脚轻,昏昏沉沉。不过想想也值,这一辈子能有几回在海拔接近四千米的拉萨城开怀畅饮的机会哪?“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些时候,人还是随意尽兴些好,乌龟据说能活一千年,那又怎样?不还是乌龟吗?

四、西藏之纳木错篇

去西藏不能不去纳木错,纳木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是中国第三大咸水湖,也是西藏人民心中的圣湖。

出拉萨城一路北行,约二百公里折而往西,过那根拉山口,下行几十公里,纳木错就到了。

去的那天是个阴天,路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快到那根拉山口时,前面忽然堵车,许多旅游大巴停在路边,听导游说,如果天气不适,是不可以进湖区的,今天能否成行就要看老天奖赏了。等了约半小时,车突然挪动,大喜过望,过海拔51长春治疗癫痫好的正规医院90米的那根拉山口时,停车,下来拍照留念,山下还是和风细雨,温暖适宜的天气,这里骤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眼睛都睁不开,气温也降到零度左右,加上高原反应,晕晕乎乎,草草走了几步又赶紧上车。居高临下,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到纳木错了,盈盈的一湾碧水镶嵌在群山之中,天地相接,水天一色,辽阔而壮远。

下山,七弯八绕,又前行了快一个小时,这才到达期盼已久的纳木错。真正到达了湖边,反而不那么迫切了,水是湛蓝湛蓝的,如碧玉一般,四周群山逶迤,如屏障一般环绕,念唐古拉山异峰突起,海拔七千多米的主峰直插云霄,山上白雪与天上白云融为一体,令人想到玉皇大帝的所在。高原的风携带着冰川的寒意扑面而来,湖面荡起层层涟漪。孟浩然有诗云:“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天低树”对他来说是一种浪漫的想象,而在这里却几乎就是现实了。

风景是绝美的,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从停车场到湖边大约有一公里的路程,需要步行前往,因为纳木错地处海拔4700多米的高度,很多人高山反应厉害,当地藏民便自发组织起来,牵来自家的马匹对外出租,价格也不是太贵,但里面暗藏机锋,很多人都喜欢照相,尤其是纳木错这样的神湖,如果能在湖边拍一张骑马照,那也是回去可以炫耀的资本,而如果能和牵马的藏民合影留念,似乎纪念的意义更大一些,藏民也很是配合,摆出各种pose,一切似乎都很,但收钱的时候却有些大头,对方是按张来算的,一张十块,如果你不幸对着马匹狂按快门,那你就悲剧了。

而且这里的特别野性,一帮藏民小孩穿梭在人群中,偷拿游客的东西,被发现了转为明要明抢,你还不能反抗,这样的地方走路都喘不过气来,想做剧烈一点的运动除非找死。我们想象中的藏民大都憨厚朴实,和现实似乎对不上号,是藏民变质了?还是原本如此,不过被我们美化了,我想只能是前者,这样的现象在国内所有的风景区都屡见不鲜,大概人们最初都是善良老实的,突然有一天,这里成了风景区,然后一拨一拨的游客蜂拥而来,然后就有人发了大财,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利益面前,的温良恭谦让不堪一击,而如果没有法律的制约和规范的管理,仅凭人性中那一么熹微的良善之光,局面肯定是混乱和不可想象的。

尽管如此,我仍然对藏民抱有深深的好感,是我们惊扰了他们,原本,他们祖祖辈辈就住在这里,世代相袭,过着水肥草美,牛羊成群,自给自足的生活,是我们让他们学会了贪婪,学会了欺骗,学会了暴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这些每天潮水一般,来自海角、世界各地的游客,才是最大的罪人。

短暂的几天西藏之行,让我深深的上了这个地方,它给我带来的不仅是视觉山的冲击,更是上的震撼,是从肉体到精神上的一次彻底洗礼,这或许就是我日后会反复梦到它的原因所在。

西藏,拉萨,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地方,一个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方,一个让人去了一次还想再去的地方,既然你在我的梦里反复出现,那说明我们的未断,找个时间,找个旅伴,我会再次踏上朝拜的旅程,西藏的蓝天白云,西藏的名山大川,西藏的某个或许永远不会晤面的情人,等着我,我会回再次来的。

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郑钧的《回到拉萨》,听到那优美动听的旋律,悠长深情的歌喉,我心潮难平,眼眶甚至有些湿润起来。

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

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宫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

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

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

****************

****************

首发散文网: